江南血案30年死因真相至今未明

2019-03-16 18:42

  江南,线年,江苏靖江人。他幼年在家乡念完初中,后只身随去台湾,加入“国防部”政治干部训练班,班主任是蒋经国。随后,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英国文学系。1963年至1964年间任《台湾日报》记者。1967年以《台湾日报》特派员身份迁居美国,并加入美籍。在美国期间江南写作《蒋经国传》并采访蒋经国的政敌吴国桢。1984年10月15日,江南在美国旧金山遭遇“”成员陈启礼、董桂森、吴敦等人刺杀身亡,一时震惊世界。然而30年来,江南招致杀身之祸的疑案依然笼罩在谜团之中。澎湃新闻()整理了目前流行的关于江南死因的三种猜测,以示纪念,唯愿真相能够早日公之于世。

  在众多猜测导致江南被刺的原因中,流行最广的一种是因为他写《蒋经国传》而触怒台湾当局最高领导人蒋经国。据江南自称,他在美国取得硕士学位后即计划写《蒋经国传》作为他攻读博士学位的论文,并为此搜集了不少材料,后因未能取得美国有关基金会的资助而搁下。

  1972年后他开始写作《蒋经国传》,并在香港《南北极》月刊上连载。1975年由该刊出单行本,署名为“丁依”。1983年7月,美国洛杉矶一份由华人创办的《论坛报》重新连载《蒋经国传》,署名改为“江南”。

  台湾当局多次派人去美活动,不断向江南及《论坛报》施加压力,千方百计阻挠该书重新连载。同年7月底,台湾的“新闻局局长”宋楚瑜曾亲赴洛杉矶,软硬兼施,企图使《论坛报》就范,但未得逞。1984年,《蒋经国传》增订本由《论坛报》社出版。出版前台湾当局又企图以4万美金的重金收买该书版权,仍遭江南拒绝。

  然而此书事实上对蒋经国的描写和评价是公允、客观,甚至是肯定的,正如留美学者谢善元教授在该书的序言中所说:“读者们如果细读本书,当可发现,江南对经国先生有些行为和措施,固然有所批评,对他的许多优点,也不厌其烦地加以表扬。他的基本态度,主要只是‘用史家的态度来评定一件事或一个人的功过’,即使不用现代民主国家的尺度去衡量,而光用中国传统的角度去看江南撰写《蒋经国传》的态度和立场,我们也觉得,来自台湾的种种压力不仅多余,而且违背‘言行相符’原则。”

  其次,更有大陆学者称“在我看来,这本书在大陆对蒋经国是‘小骂大帮忙’,蒋经国派特务谋杀江南实在太不能容物……这无疑等于,蒋经国杀了一位宣传自己的作家。而且,《蒋经国传》作者江南的被杀,使人们易于形成这样的看法:就本质而言,蒋经国至其晚年仍和其父一样,是用特务政治来维护其独裁统治的。”(翁有为《蒋经国与蒋经国传作者江南刺杀案》)

  以上言论似乎都在表明,江南仅仅由于一本《蒋经国传》而招致杀身之祸,理由似乎并不十分充分。而且迄今为止,也没有确切证据表明蒋经国就是江南案幕后的“大老板”。

  关于江南遇害的第二种说法是江南生前已经受雇于台湾情报部门,但是并没有按照相关要求提供情报,因此遭遇杀人灭口。

  其实早在江南遇害前,即有传言说江南曾受到台湾情报机关的多次威胁。1983年12月,江南早年在台湾的旧友夏晓华飞抵美国旧金山,试图说服江南在香港发表 《蒋经国传》时一定要改动相关敏感情节,否则恐有麻烦,江南因为此前也有亲友劝告,所以就暂时答应了夏晓华的劝说。

  1984年2月,夏晓华回到台湾后又给江南打电话说,台湾情报局长汪希苓同意给其美元2万,作为他改稿的 “酬金”。此后,江南陆续收到酬金1.7万美元,并已经着手修改《蒋经国传》。

  江南死后,有人就据此认为江南收到的美元,就是台湾情报局给他的“活动经费”。如此一来,台湾情报机关就一口咬定:“经手付出款项的汪希苓认为已同江南作了交易,江南已成为收取情报费去为情报局工作的一分子”。因此,台湾当时的情报机关把江南的惨死,归结为他既收受了情报机关的酬金同时又做了对台湾当局不利的事情,因此才派陈启礼等“”人员前往美国杀掉“叛徒”。

  江南被台湾当局派凶手杀害的第三种推测是因为他准备写《吴国桢传》,而吴国桢恰好也是蒋氏父子的老对手。

  吴国桢与蒋经国之间的冲突始于1948年。那时吴国桢任上海市长,蒋介石为发行金元券,派蒋经国到上海担任“经济督导员”。两人由于意见分歧,发生冲突。吴国桢认为蒋经国用高压政治手段无法解决经济问题,于是跑到南京向蒋介石告了蒋经国一状。

  随后败退台湾,吴国桢与蒋经国之间又有多次冲突,并且不断加剧。吴国桢指责蒋经国不学无术,他曾私下向别人说:“蒋经国恨死我了。”由于蒋介石在政权上传子心切,吴国桢感到大势已定,于是在1953年3月借口健康欠佳请求辞职,后获准于5月24日离台赴美。

  1953年底,台湾有人指责吴国桢贪赃枉法,吴国桢为此事于1954年1月15日写了《启事》说:“桢闻此谣传后,已于一月二日以党员身份函请张其盷秘书长转呈总裁请示政府彻底查明,公布线;台湾秘书长张其盷收到吴国桢的《启事》,转交给吴的父亲吴经明后便推手不管了。吴经明跑遍各报馆,也都拖着不登,直到2月7日才见报。在美国等得着急的吴国桢在2月7日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批评台湾当局专权,说“除非能在现行政区内实施民主”,则无法争取支持与同情。

  1954年3月17日,蒋介石发表总统令,指吴国桢“背叛国家,污蔑政府,分化国军,挑拨政府与人民及侨胞与祖国的关系,居心叵测”,网罗了十三条罪状,宣布解除吴国桢所有职务,开除党籍。这就是著名的“吴国桢事件”。当然,美国拒绝了台湾当局的引渡要求,吴国桢后来便一直在美国居住,从事教育和写作。

  1984 年3 月17 日,江南忽然从旧金山秘密飞往佐治亚州,对吴国桢进行采访。回到旧金山后,江南即在《台湾与世界》第6、7 两月号上发表《吴国桢八十忆往》,披露了大量吴国桢当年与蒋氏父子尤其是与蒋经国之间的矛盾恩怨。江南这篇文章很快传到了台湾,据说蒋经国本人读后大怒。

  不仅如此,当时已有消息外泄说,江南准备要在美国利用吴国桢提供给他的12箱绝密材料,撰写一部更加详实的《吴国桢传》,这当然会让台湾当局更加惊恐。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江南的遇害也极有可能肇因于《吴国桢八十忆往》以及正在筹备写作的《吴国桢传》。